官术网 > 女生频道 > 农家娇女忙种田 > 第546章 丫丫番外二

礼部郎中家上门来提亲,阿姐来问我的意思,我拒绝了。

他家条件很好,人也好,但是长的太俊了,我对长的太俊的人敬谢不敏。

用阿姐的话来说,就是缺乏“安全感”。

阿姐问:“那你喜欢什么样的?”

不知为何,我想到了温先生。

由于小时候的经历,外家人也没有逼迫我,只是随着我年龄越来越大,外婆、舅母还有娘,明显变得焦急了。

但是阿姐,在千里之外的临海村给她写信,“遵循内心想法,无论如何,阿姐一直在这支持你。”

我知道阿姐的话有多大份量,因此,我心安理得的过着阿姐口中的“单身生活”。

阿姐和姐夫的感情我很羡慕,但是想想我的第一个爹,恐惧成亲的感觉还是有。

阿姐有了身子,害喜严重,我坐不住了,也跟着回了福南府。

再后来,我回了行山村,又遇到了温先生。

温先生如记忆中那般高,看着比以前稳重多了,只不过他一开口……

是我想多了,温先生还是那个温先生。

“小丫头,长高了不少啊。”

我笑笑,“温先生还是一如往昔。”

有一天,突然有一位自称是温先生的爹,带着一队家丁杀到了行山村。

“温乔,你今日是主动跟我回去还是让家丁把你扛回去?”

温先生大笑三声,“你年轻的时候都抓不住我,更何况你现在已经老了!”

温老爷气极,袖子撸起来,“给我捉住这个不孝子!”

家丁迅速动起来,温乔岂能如他们的愿,呲溜钻进大行山里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温老爷是要抓温先生回去成亲。

这日晚上,因着要盘账,待天黑了才回家。

突然,路中间蹿出一个大个子,把我唬了一跳,定睛一看,原来是温先生。

温先生看到我很是惊讶,有些尴尬地笑笑,“咳……让你看笑话了。”

我勾着唇,摇头道:“没有,我没看。”

温先生扫了扫身上的落叶,“走吧,我送你回家。”

我讶异了一瞬,温先生已经走在前面了。

相顾无言,直到家门口,才听他怅然问道:“你说,人为何要成亲呢?”

我答:“大概,是为了有一个家吧。”

“那我许你一个家如何?”

我抬着头,望向他的眼睛,满是认真的眼里,映着我惊讶慌张的脸。

我心乱如麻,只听见他说:“你不想成亲,刚好我也不想,又不能不成亲,正好咱俩凑一对,成亲后,你想干什么干什么,我不们互不干涉。”

意外地,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。

不过我并没有应下来,我给阿姐去了封信。

阿姐只回,“你若觉得好,阿姐支持你,家人也支持你。我们都只想你幸福。”

阿姐说的没错,同外婆舅母说了这件事后,她们只诧异地盯着她看了片刻,就接受了。

娘抱着她哭了许久,“你若不想成亲,我们也不逼你。”

我拍着娘亲的背,帮她顺气,“迟早都要嫁人的,温先生,挺好的。”

出嫁那日,外婆舅母还有娘给我准备了六十四抬嫁妆,这规格,就是京中的一些大家小姐都没有的。

阿姐的嫁妆是一百亩地,大表嫂则送了一栋福南府的宅子。

阿姐说:“这些,是你的退路。”

大表哥在外做官回不来,是锦诚将我背出门的。

当初小小的男孩已经长大成能独当一面的少年了,“表姐,”

这是他第一次叫我表姐,小时候他不服气我比他大,叫我丫丫,后来被外公教育了才改口叫丫丫姐。

“你是低嫁到温家,若是他们敢让你受气,你回来告诉我,我一定替你出气。”

我心内感动,“嗯。”

洞房夜那日,温先生睡在榻上,而我躺在床上一夜无眠。

第二日,他割伤了自己的手,滴了一滴血在元帕上。

那一刻,我心里是感动的。

婚后的生活比想象中好了太多太多。

温先生虽然话多,但是一个很细心的人。

他知道我的月事是哪几日,每当这时候,总是叮嘱我不要碰冷水。

起初我不以为意,后来他生气了,我第一次知道,看上去脾气很好的温先生,生气的时候那么可怕。

再后来,我养成了月事期不碰冷水、喝银耳红枣羹的习惯。

要知道,平日里我最不喜欢银耳红枣羹。

相公体贴爱重,公婆和蔼慈祥,成亲后的生活确实很好。

如今我唯一的烦恼是,“温先生,你不是说婚后互不干涉吗?”

温先生很是无赖地躺在床上,“我没有干涉你,只是,我爹娘在外面听墙角呢。”

见我不信,他道:“你去开开窗户就知道了。”

我开了窗户,果然看到窗户底下两道拉长的影子。

这一夜,温先生和我同床共枕了。

再后来我们夜夜同床共枕。

不知何时,村里开始流传了我不能生育的谣言,个中原由自己知晓,我自然不会将这些话放在心上。

可是温先生不同意,“明日我就放出话去,是我不能生。”

我不知道温先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能说出这种话,但是,我真的被感动了。

犹记得,自己当时闭着眼睛期期艾艾道:“温、温先生,不、不若、我们生个孩子吧。”

温先生如他的名字般,很温柔,很温柔……

再后来,温先生不知道怎么想开了,告诉我:“我要参加科举考试。”

我:“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。”

温先生的学识真的很好,一举中了状元,公公喜极而泣。

哭着对我说:“丫丫呀,爹要谢谢你劝服了那头倔驴。”

我:“……。”

温先生在京城做了十年官,当上了国子监祭酒,为我挣了一个诰命夫人。

然后走了姐夫的关系,辞职回到行山村继续当他的教书先生。

有一日,我突然问他,“为何又想考科举?”

他答:“因为,不想让你在一众夫人里,坐最末位。”

我承认,我感动得一塌糊涂。

有一天,临睡前,温先生说:“丫丫,改个名字吧。”

我怔住了。

改名字这个事情,阿姐与我提过,表哥与我提过,娘与我提过,李二叔也与我提过,可是我都没有答应。

因为我不想跟娘姓白,也不想随李二叔的姓。

至于现在的吴姓,更是让我讨厌,但是,我没有姓。

所以,我还是叫丫丫。

温乔抚着我的背,“随我的姓如何?”

我吸吸鼻子,“好。”

原来,他都懂。

阿姐曾问我:“你喜欢温先生吗?”

当时我答:“喜欢不喜欢我也不知道,不过我喜欢这个家。”

若现在阿姐再问我,我会肯定地回答:“我喜欢温先生。”

我沉沦在温先生的温柔里。

………

温乔1:因为那不可告人的龌蹉心思,我远离她。后来,我崩不住了,设下圈套,一步一步套牢她!

温乔2:她永远不会知道,她说生孩子的那一刻,我有多么的欣喜若狂。

(https://www.tbxsww.com/html/146/146281/36696775.html)


1秒记住官术网网:www.tbxsw.com.tbxsww.com.tbxsw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