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术网 > 都市言情 > 重生日常修仙 > 第七百零五章 坑人

俞雯黑着一张脸,强撑住肩上的纯净水桶,一步一步的登上台阶。
  沈青娥什么话也没说,她跟在后面,搭把手扶住。
  薛元桐给她们让路,两人消失后,她才说:“坏了,她们会不会恨上我们呀?”
  姜宁很平静:“恨就恨呗,又能把我们怎样?”
  薛元桐想了想,发现确实如此。
  俞雯登上二楼后,被看风景的崔宇瞧见了,他立刻拍拍孟桂,顿时,一众男人投来注目礼。
  崔宇:“太牛啦!”
  孟桂:“封豌豆射手为怪力女,领7分。”
  相比他们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,健身小子强理紧紧手臂肌肉,主动道:“我来帮你们!”
  俞雯累的够呛,听到后,赶紧来到强理面前。
  强理不愧是健身仔,一桶纯净水的重量,被他轻轻松松的拿捏。
  俞雯缓了缓,想到姜宁的冷漠,她当众阴阳怪气:“强理,还是你人品好啊,刚才我在楼下碰到姜宁,他健身举的那么重,竟然不帮我搬。”
  俞雯:“我怀疑他是花架子。”
  “健身这方面,感觉他不如你。”
  此言一出,强理脸色变幻,他赶紧把纯净水桶,又重新放回俞雯的肩膀。
  强理态度谦卑:“不,我受不起,器械不会骗人。”
  俞雯被水桶压得胃疼,她心情也特别难受。
  ……
  与此同时。
  4号楼的书法室,郭坤南鬼鬼祟祟的追到这里,嗯,他是为了观察陈谦购买的女同学,到底姿色如何。
  “妈的!”郭坤南骂道。
  那女孩子长相中等偏上,整体评价,介于俞雯之上,江亚楠之下,属于比较抢手的妹子。
  比起郭坤南的不忿,看遍繁华的曹昆,则稳重许多,他道:“还行。”
  最近阿南和阿昆两个失意人走的很近,互相取暖。
  郭坤南叹气:“不错了。”
  曹昆道仰起头,傲然道:“比我追的孟紫韵差远了。”
  说到这里,郭坤南可不困了:“这倒是,比我追的辛有龄差远了。”
  曹昆:“…”
  郭坤南跃跃欲试,若是比谁追的妹子,他还有徐雁和陆雅雅,比这些,他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!
  短暂的精神胜利后,郭坤南窥见陈谦和学妹的亲密氛围,他心里酸溜溜的。
  郭坤南目光在书法室游离,室内有不少女同学,不知是不是错觉,郭坤南总觉得那些女生身上,自带一股书香气。
  他双眼搜寻目标。
  又和曹昆说:“你有没有什么追女生的方法?”
  曹昆:“胆大,心细。”
  “这么简单?”郭坤南不信。
  曹昆:“大概是这样,但其中的微操有很多,因人而异。”
  郭坤南听得似懂非懂,他很有礼貌:“受教了。”
  曹昆:“不用谢。”
  赠人玫瑰手留余香,曹昆教授了朋友撩妹技巧,心中颇为自得。
  这时,曹昆的手机震了震,他摸出一看,孟紫韵发了消息。
  自从孟紫韵亲近董青风后,痛不欲生的曹昆,一怒之下,取消了孟紫韵的特别关注,将她移到人数最多的普通同学分组,只为遗忘她。
  可是,当他收到孟紫韵消息的那一刻,他的心情,仍是起了波澜。
  “曹昆,你有腾讯视频会员吗?”
  曹昆:“?”
  孟紫韵:“你好冷漠。”
  她继续回复:“之前没有顾及你的感受,我很抱歉。”
  曹昆:“有。”
  孟紫韵:“谢谢。”
  曹昆:“嗯,密码7178…”
  曹昆回看聊天记录,觉得自己实在太冷酷了。
  ……
  周六,上午大课间。
  崔宇像往常一般,准备和孟桂一块当街溜子,结果被拒绝,原因是孟桂打算学习。
  崔宇见状,有点慌。
  好兄弟开始努力了,那我呢?
  突然找不到未来的方向,何去何从的人生!
  他跑到后排,将忧虑倾诉给王龙龙,寻求温暖。
  王龙龙安慰道:“放心吧,他肯定被打鸡血了,过两天就没事了。”
  胡军:“确实,间歇性努力,你难道没有过吗?”
  段世刚叼着口香糖,不屑一顾:“从没。”
  王龙龙:“刚哥想和娇娇做伴?”
  段世刚感到一股压力,他回座位闷头看书。
  这时,王处长龙行虎步,出现在8班教室后门,喝问:
  “段世刚,你的100遍校规抄完没!”
  此言一出,同学们想到昨天段世刚遭受的惩罚,不禁笑出声。
  沐浴在笑声中,段世刚面色沉下,100遍校规,他连一半也没抄到。
  段世刚动用小学时期的秘籍,他堆起笑:“我昨天抄完了,结果今天来学校,给忘在家里了,嗨,忘了带!”
  错漏百出的借口,王处长一眼看破。
  他表现的很和蔼,走上来拍拍段世刚肩膀:“不错,不错,我相信你。”
  段世刚暗道:‘握草,这么好忽悠?”
  谁知王处长下一句:“这样吧,我这边急收,你中午放学前,再写100遍交上来,下午再把往家里的100遍带回来就好。”
  他用力拍动,震得段世刚骨头疼。
  段世刚表情极其难看:“好。”
  ……
  西南角,阳光正好。
  陈思雨吐槽:“语文老师最近结巴好严重呀!今天吴小启上课睡觉,他指着吴小启骂,一个字重复七八遍,堵在嘴边没骂出口。”
  白雨夏想到课堂上,语文老师憋的脸青,吐不出话的场景,忽然感到格外好笑。
  “岂不是和人吵架都吵不过?”陈思雨同情,“太惨了!”
  旋即,她问:“结巴不能改掉吗?”
  薛元桐突然说:“和小时候的教育有关。”
  白雨夏:“有可能是天生。”
  姜宁:“我知道一个人,她小时候也结巴,后来她妈妈带她到医院查病,医生说是脑梗,她妈妈急坏了。”
  薛元桐闭上嘴。
  白雨夏:“后来呢?”
  姜宁:“后来回家的途中,碰见村里的医生,那医生说她是和村里的结巴学的。”
  薛元桐埋头。
  陈思雨笑得捂住嘴:“好蠢啊这个人,咋会有那么傻的人?”
  薛元桐偷偷握紧拳头,打算忍过去。
  白雨夏注意到她的异常,她扬起下巴,似笑非笑的问:“你说的这个人,该不会是桐桐吧?”

(https://www.tbxsww.com/html/142/142882/35964586.html)


1秒记住官术网网:www.tbxsw.com.tbxsww.com.tbxsw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