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术网 > 科幻灵异 > 什么年代了,还在传统制卡 > 第六百五十九章 证明的方法

“这些都是真的吗?末王即将苏醒?”
  “在大贤者系统之下,一切的谎言都无所遁形。”
  “所以这是真的?”
  “不,这些都是那个人类的片面之词,亚力克之所以会相信他,是因为他说出了亚力克的秘密,让亚力克相信他终末旅者的身份,想要在这里面动手脚,方法太多了。
  所以,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进行确认,确认那个人类是否是终末旅者,确认那个人类是否撒谎了。”
  达蒙的声音响起,向说出这个方案的管理者发出质问:
  “你想让那个人类跟亚力克一样,接受大贤者系统的记忆搜查?你认为这现实吗?
  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生命交给一个陌生的人,
  倘若他是弱者,我们尚还拥有主动权,但他很强,强大到足以主宰自己的命运,除非大贤者在这里,否则,以我等的实力,你认为我们能够强迫他做些什么吗?”
  达蒙的这句话说得很现实,现实的有些刺耳。
  亚力克主动接受记忆搜查,已经是一种妥协了,倘若说他们再要求那个人类放下武器,接受记忆搜查,那便是得寸进尺了。
  摆在他们面前的选项只有两个,无非是信或者不信而已。
  管理者中最年老的贝萨斯博士在众人沉默的时候开口发话:
  “末王苏醒之事事关重大,无论是真是假,我等也应当与他会面,好好的谈上一谈。”
  “那么由谁去呢?”
  “我来吧,你们继续破开最终兵器的系统,以防意外。还有,老师那里你们联络上了吗?”
  回答他的是达蒙,只见他摇了摇头,随后答道:
  “没有,我们使用了当初老师留下来的那样东西,但他并未做出任何回应。”
  “这样吗?”
  贝萨斯博士深叹了一口气,随后便走出了高塔。
  留下来的管理者们互相看了一眼,随后将视线定格在了躺在维生舱上的亚力克。
  在场所有人,基本上或多或少都与这个赛博坦星的罪人有过恩怨,
  眼下,最为中立最为理智的贝萨斯博士已经走了,他们也是时候算算帐了。
  这么想的管理者并不在少数,达蒙向前走了一步,立马就有管理者出声质问:
  “你想做什么?达蒙,我警告你,你冷静点。”
  虽然是警告的话语,但如果是感知敏锐的人,肯定能够第一时间察觉到,这个管理者的语气中夹着着一丝喜悦。
  达蒙能够当上管理者,自然不可能是傻子,他白了这家伙一眼,回答道:
  “放心,我只是暂时关闭大贤者系统而已,毕竟我们已经得到想要知道的一切,何必再继续浪费算力。
  还有,卡尔东,你这家伙,借刀杀人的意图能别这么明显吗?真当我是个不成愣头青?”
  被达蒙注视着的人,只是尴尬的笑了笑,然后看向了亚力克,眼神之中充满着仇视。
  ............
  “总算来了,看样子亚力克那边还算顺利。”
  站在叶穹身旁的诺塔听到了他的这句话,露出疑惑的表情,随后答道:
  “主人,以你的实力,明明可以轻松镇压无限之城乃至整个塞博坦星,为什么还要选择和管理者们谈判呢?”
  “所以说,我不是你的什么主人。”
  叶穹轻叹了一口气,随后目光看向从高塔走出的老头,接着说道:
  “我需要的是得到虚无医师的协助,而并非臣服,这么说你明白吗?”
  “你想要他们为你效命,为你研究出那个自灭者的特殊之处?但这种事情我就能够做到,为何要浪费时间在高塔的管理者身上呢?”
  “有无限之城的帮助,效率总归会高一点,毕竟那位象征着虚无的存在,已经快要醒来了。”
  “不,主人,你可能误会了一件事情,科研这种事情,并不是人越多越好,有的时候,一个天才的大脑,就足以胜过所有的一切。”
  “那个天才指的是你?”
  “没错,诺塔是无限之城,不,是塞博坦星的瑰宝,倘若她对你口中的特殊自灭者束手无策,那么即便再加上我等,也根本没有任何作用。”
  出声者并非诺塔,而是一个从高塔走出来的老头。
  “贝萨斯博士,你来了。”
  诺塔虽然被修改了常识,奉叶穹为主,但并不代表着她忘记了一切,她准确的说出了到来者的姓名。
  贝萨斯博士苦笑了一声,随后回答道:
  “诺塔,看到你没事,真的是太好了。
  我很好奇,你到底是怎么将我们的骄傲弄成如今这副模样的,跟随亚力克来到塞博坦星的外来者。”
  贝萨斯博士的视线移到了叶穹的身上,虽然他已经尽力隐藏,但叶穹还是从他的身上中察觉到了一丝敌意。
  “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有做,你相信吗?”
  “我相信,我清楚的知道诺塔这丫头的能力,但说实话,我并不愿意相信我心中的那个答案。我真的很难想象,竟然有人能够在精神领域上碾压诺塔。”

  贝萨斯博士在近距离的观察诺塔的状况以后,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猜想,但那个猜想,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。
  诺塔是谁?
  除却大贤者以后,塞博坦星最强大的虚无医师,在精神之道上几乎走到了尽头。
  真的有人能够在精神领域上碾压她,反过来支配她吗?
  在近距离与这个外来者接触以后,贝萨斯博士深深的意识到了一件事情,
  他很不简单,在他的身上,贝萨斯博士能够感受到许多不同的力量,
  时间,空间,战争,风暴..
  很难相信,竟然有人能够同时容纳如此之多的力量。
  贝萨斯博士走上前来,来到了鸟背之上,对着叶穹继续开口道:
  “那么我们的谈话可以开始了吗?”
  “你可以代表无限之城的管理者?”
  “能够代表无限之城的,只有那位大贤者,我能够做的只有尽量将你的想法,传达给城市的所有管理者。”
  “也就是说,停战与否,合作与否,取决于我们这场谈话?”
  “你可以这么理解。那么外来者,你的姓名,你的来意到底是什么?”
  “穹,这是我的名字,至于来意,我是为阻止末王苏醒而来。”
  贝萨斯博士抬头来,想要看到叶穹的双眼,但很遗憾,为了避免触发终末之瞳的能力,从始至终叶穹的双眼都是紧闭着的。
  “你知道末王已经沉睡了多久吗?虚无医师诞生于三万年前,在我等诞生之时,那一位依旧处于沉睡状态。
  我们根本不知道祂沉睡了多久,十万年,百万年,亦或者更加遥远。
  单单依靠你的只言片语,我们很难相信你口中所说的那个,末王即将苏醒的情报。”
  “的确,若是你想要证据,我能够给你。”
  说着,他将契约书召唤了出来,把封印着特殊自灭者的两张卡牌拿了出来。
  一张卡牌封印着特殊自灭者的特性,另一张卡牌则是封印着特殊自灭者的本体。
  贝萨斯博士看到这一幕,稍显诧异,一时竟不知道叶穹到底想要做些什么?
  “想要证明我说的是真是假,方法很简单,让祂躁动,让祂苏醒不就完事了?”
  贝萨斯博士显然没有想到,叶穹给出来的证明的方法竟然会这么离谱。
  让末王醒来?
  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?
  要是末王醒来了,大伙都会归于虚无之中的啊?
  他想要阻止叶穹将魔力注入卡牌之中,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。
  卡牌的封印解开,那个特殊自灭者被召唤了出来。
  叶穹向贝萨斯投去了疑惑的表情,仿佛在说:
  “不是你叫我证明的吗?干嘛阻止我?”
  贝萨斯博士有些绝望,他也是没有想到,好好的一场谈话,竟然会突然绕到末王的苏醒上面去。
  虽然他不知道叶穹想要做什么,但这架势未免也太吓人了吧?
  让末王苏醒?这是人能够做来的事情?
  贝萨斯的心跳加快了许多,现在的他很慌,很害怕下一瞬间,就看到了末王苏醒的景象。
  时间过去了很久,
  三分钟,五分钟以后,
  贝萨斯惊讶的发现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?
  如此说来的话,刚刚这个名为穹的人类,只是在虚张声势?
  不确定,再看一眼。
  贝萨斯博士抬头看了一眼空中,然后运转体内的虚无之力,
  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。
  这样子的话...
  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,贝萨斯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,身体在不断的颤抖,似乎察觉到某样东西的苏醒一样。
  ....
  贝萨斯,高塔的管理者,无限之城的局面,塞博坦星的所有人,
  不自觉的抬起头来,看向了天空。
  太阳的光芒已经消散,被遮天蔽日的黑影所隔绝。
  虚无医师对那股力量,那道影子极为的熟悉,毕竟他们的诞生,就是源自于那位的力量。
  “不可能,这,祂醒过来了。”
  包括贝萨斯在内,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。
  末王竟然真的醒来了?因为这个特殊自灭者的影响?
  他们不自觉的回想起了刚刚那个外来者所说的话。
  也只可能是这样了,也只可能是因为这个特殊自灭者,唤醒了末王。
  否则的话,他们根本找不到任何的解释。
  “快,快点收起来,绝对,绝不能让祂苏醒。”
  贝萨斯焦急的看向叶穹,大声的说出来这句话。
  “急什么?我心里有数的,既然你已经知道末王即将苏醒的消息,那么应当也从亚力克的口中知道了关于我的一切了吧。
  我可是终末旅者,能出什么意外呢?
  况且,距离末王苏醒,还有一段时间的,即便有特殊自灭者在,祂一时半会也醒不来的。”
  “不是,话是这么说..”
  “那么,刚刚让我证明的是谁?不是你们这些城市的管理者吗?现在我已经做出了行动,证明了我话语的真实性,那么你们呢?你们的回答是什么?”

  “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  “很简单,通过这个能够唤醒末王的特殊自灭者,找出对抗祂的武器。”
  “末王还有多久苏醒?”
  “不清楚,大概一个月?或者半个月?”
  “不可能,这么短的时间内,怎么可能能够研究出成果。”
  “严格意义上来说,你们其实拥有无限的时间,只要我的瞳力足够,只要我还未抵达那代表着毁灭的黑洞,那么你们的时间完全是足够的。”
  贝萨斯听到这话,顿时就明白了叶穹是什么意思。
  只要末王苏醒了,那么身为终末旅者的他带着现在的研究成果返还到过去不就行了?
  一次不行,那便重复两遍,三遍,直到成功为止。
  但贝萨斯知道,使用终末之瞳并非不需要付出代价,越是使用终末之瞳的力量,与虚无的黑洞的距离就会越近。
  “你能够支撑多少次时间回溯?”
  “不知道,反正现在我距离黑洞还挺远的。怎么,你认为这场研究注定失败?”
  “不,我并不是这个意思,你已经证明情报的真实性。末王即将苏醒,我等若是想要活下去,与祂为敌是必然的事情。”
  “那么?”
  “我同意,但是..”
  还未等贝萨斯将下半段话说出来,叶穹就已经抢先开口:
  “亚力克的问题?”
  “看来你也知道。”
  “毕竟我与你们并没有矛盾,而末王苏醒关系到来全宇宙生命的安危,你我应当利益一致才是,不可能有什么但是的。”
  “的确与亚力克有关,但说关于他的事情之前,你能不能把这该死的自灭者收起来?”
  贝萨斯承认,他的确有些急了,从刚刚谈话到现在,足足过去了三分钟,
  因为特殊自灭者的存在,末王的气息已经变得更加危险了。
  要是再不把特殊自灭者收起来,恐怕这位象征着虚无的存在要提前苏醒了。
  “哦,原来我没收吗?”
  说完这句话以后,他将封印特殊自灭者的卡牌拿了出来,解除了召唤。
  做完这一切以后,他低下头,看向了这个比自己矮小许多的老人,接着说道:
  “那么,你们刚刚想要说些什么?现在可以说了。”

(https://www.tbxsww.com/html/142/142268/35964406.html)


1秒记住官术网网:www.tbxsw.com.tbxsww.com.tbxsw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