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术网 > 都市言情 > 重生之乘风而起 > 第两千一百一十六章 中国箱子

“诶?”老约翰看着从传送带送过来的一个大框,框里有一口浅色的箱子,箱子边上还有几个破旧的布囊:“这个好奇特,乔治,是你们东方的东西吧?”
    “对,那是一口藤箱,用柳条或者藤条编织成的,再用一种特殊植物油刷过,相当坚韧。”
    “要吗?现在才二十美元。”
    “不着急,等它过来看仔细再说。”
    “乔治,你这个心态可不像一个年轻人。”
    “约翰,可能东方的年轻人,和西方的年轻人不一样吧……”
    说话间箱子已经传到了面前,的确如周至所说,这是一口柳条箱,因为存放的时间太久的关系,柳条之间已经夹上了较多的灰尘,虽然机场大致擦了一下,但是肉眼可见的敷衍,反而显得更脏了。
    不过箱子虽然相当的陈旧,但是在周至眼里却是相当好的做工,民国江浙一带的老字号,浙义兴的工艺。
    这样的箱子后来在国内没落了,不过却因为岛国一切资源都拿去支援了战争,于是在岛国上流行了起来。
    这种箱子一般会有杉木或者樟木做底,油布衬里,只要不被水淋,保存东西还是挺不错的。
    箱子的锁扣用的非常精细,虽然已经上了铜绿,但还是看得出来属于高档货色,而且还是定制款。
    因为铜叶子上面还有几个楷体字,可能是为了方便查找,倒是一眼就能看清——余杭厉佛磬。
    在脑子里边过了一下,似乎没有这个人,不过余杭厉家一般都是厉鹗的后人,这是清代的大文人,大诗人,大史学家,有个儿子是创办西泠印社的厉良玉,家族在晚晴时期成了望族,闻人辈出,来一两个留美的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。
    等到将目光投向柳条箱边上斜插在大蓝筐边上的“布筒”,周至的心脏突然剧烈跳动起来。
    那是几件筒状的物品,被布套包裹着,布套虽然是普通的麻布,但是周至却敏锐地发现其裹束的方式,乃是行内人作为。
    里面的东西肯定是类似书画立轴之类的东西,收起来以后解散用于悬挂的绦带,然后再将立轴装入锦袋,再将锦袋放入麻袋,层层封装。
    很多读书人家收藏的书画作品很多,如何分辨袋子里边是哪幅书画呢?这个绦带就不仅仅是封口结束的工具了,还是代表袋内内容的“标签”。
    这种绦带一般用料都非常的高级,所用的材料都是来自古代工艺反复的绫,锦,纹样繁复而特殊,容易供主人识别。
    有一些还会使用巧工进行多种花色的拼接,并且在绦头上添加上独特的刺绣,更加名贵的甚至还要用金、珠、玉进行装点,一物多用。
    不过周至现在所见的绦带上倒是没有金、珠、玉,要是有的话,就算纽市海关的人再傻,也会意识到这几件东西的价值。  

    现在的绦带估计在外暴露了几十年,也是灰尘很厚,几乎快要看不见本色了,但是一些折叠处新翻出来的部位,其颜色还是暴露了它们的品质。
    “那些是什么?”老约翰问道。
    “不知道,可能是油纸伞。”周至当然不会傻到直接告诉答案:“中国人居家旅行必备的东西。”
    “要加吗?”
    “好像没人看好呢?”周至还是不急:“一个出价的都没有?”
    “嗯,要是转三圈都无人出价的话,东西就会被收回了。”老约翰说道。
    “那就等到第三圈,出一手试试吧。”周至不急不躁说道:“估计就是普通旅客的行李,几十年前漂洋过海过来的中国人,不是有个名字叫‘猪尾巴’?”      
    “OH,那也太早了。”老约翰摇头:“你的历史似乎不太好,这是机场,至早也只能追溯到二战前,那时的旅行者所携带的东西。”
    “如果是那个时候在这里坐飞机的旅行者的话……”周至笑道:“老约翰你成功地勾起了我的兴趣,举牌吧。”
    老约翰飞快地将自己板子上的28擦掉,换成了这个中国箱子所在的7号,举了一下牌。
    然而就在周至以为这东西肯定没有竞争者的时候,又有两人举起了牌子,将中国箱子抬到了四十美元。
    “咦?”周至有些讶异: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不是没人要的吗?”
    “是没人看好,却也不是没人要。”老约翰不以为意道:“你出手了,一般就会有人试着跟,我们管这种行为叫‘撵兔子’。还加吗?”
    “加。”周至道:“他们要是爱跟,就让他们跟吧。”
    “定价一百美元以下的东西,一手十美元,一百以上,每一手是初拍定价的一成。”老约翰继续讲解道:“如果三圈以后没人继续叫价,那东西就归最后一名投拍者所得,当然红帽子邦尼有时候会提前叫成交易,以加快速度并显示他的权威,规则是不是非常简单粗暴?”
    “是,但是我还挺喜欢。”周至点头表示有趣。
    “那我们叫价的时机你来掌握,我继续追我的28号了。”老约翰说道。
    “不用,只要转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有人出了价,我们就举牌将他顶走。”周至说道:“我们也简单粗暴一点。”
    “不讲点战术?”
    “我是新人,没有战术就是最好的战术。”周至说得云淡风轻:“老约翰,拜托负责这个7号,我再看看别的东西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
    果然,这招一祭出来,之前盲跟的人就有些闹不明白了,大家还都相熟,有人就跟老约翰耸肩,想要试探一下他的意思。
    老约翰也耸肩摊手,对着老神在在看别的行李的周至歪歪头,意思是都是这位的主意,就连我也不知道是啥意思。
    又有几个买家试探性地跟了几手,见这边一律照跟,但是真正的买家的注意力似乎压根就没在这上头,最终还是讪讪停手了。
    “七号箱子,八十美金,老约翰取走!”红帽子邦尼喊道,然后将一个白色绒球的钥匙环给扣在了藤箱提手上:“恭喜!”
    “那是啥东西?”周至细心地发现了红帽子邦尼的动作:“怎么别的箱子提走的时候没见到这个?”
    “那是Curly  ball。”老约翰捧腹狂笑:“新人成交专属纪念品。”
    “靠!”周至忍不住骂了一声。
    这是一个双关词,既然起先的Curly  Coat有羊牯的意思,那这个Curly  ball其实就是羊蛋蛋的双关语。
    公羊给去掉了蛋蛋,就进入了正式培养成大羊的阶段,免去了被当做羊羔宰杀的命运。
    这个拍卖场将这个钥匙扣送给第一次拍卖成交的人,还真是有点幽默。

(https://www.tbxsww.com/html/130/130479/785848035.html)


1秒记住官术网网:www.tbxsw.com.tbxsww.com.tbxsw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