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术网 > 都市言情 > 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 > 番外 周平篇(七)时间之剑

  【2016】

  漆黑的夜色下,周平拎着背包,与往常一样离开便利店,向家的方向走去。

  他一边走,自然垂落的指尖一边虚无的轻划,像是在刻意的模仿着什么,一缕缕剑气在虚无中飞旋,泯灭,他若有所思。

  距离王尚离开,已经有一段时日,这些天来周平每日每夜都在钻研王尚留下的笔记,不断地训练自己的力量,他不知道这几天自己究竟成长到了一个什么地步,但他对于世界的感知,似乎都不一样了……

  “要是有人能让我试试剑就好了……”周平叹了口气。

  他穿行在无人的街道之上,突然之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轻咦一声停下脚步。

  他转头看向不远处朦胧的夜色,隐约间,似乎有某种低沉的咆哮声传来……

  周平一愣,随后双眸逐渐亮起!

  ……

  “糟了,它往城市逃了!!”

  “拦住它!要是让这东西闯入市区就完了!”

  “该死,西津市这种地方,怎么会出现一只‘海’境的‘神秘’??总部那边回应了吗?增援什么时候到?”

  “还没回应!”

  “不能再拖了……不惜一切代价拦住它!!”

  西津市郊区,几道披着暗红色斗篷的身影急速掠过天空,借助昏沉的月光,能看到一只近百米长的巨蟒正急速在荒芜大地上穿梭,笔直的向着市区前进。

  几位守夜人见此,脸色苍白无比,他们彼此对视一眼,从怀中摸出几枚闪耀的纹章……

  就在他们即将动用“鬼神引”之时,一道惊呼响起:

  “那有个人!!”

  众人同时转头望去,只见巨蟒的正前方,一个身影不知何时出现,他呆呆的看着巨蟒半晌,然后伸手开始在背包中掏着什么……

  “小心!”

  叮——!!

  一道清脆的剑鸣响彻夜空。

  无形的剑气冲霄而起,刹那间掠过巨蟒的身躯,后者庞大的身躯骤然一滞,随后一道猩红血线从身体中央缓缓浮现……

  猩红血迹喷溅而出,硕大的巨蟒在众目睽睽之下,从中断成两截,轰然砸落在大地之上,那翻涌的“海”境气息也戛然而止。

  已经准备拼命的守夜人见此,同时错愕的瞪大了眼睛,仿佛见鬼一般!

  这可是一只“海”境的“神秘”啊!!

  整个西津市小队,除了队长抵达“川”境之外,其余成员都只是“池”境,一只“海”境巨蟒足以将他们全灭,而就是这样噩梦般的存在,居然被人一下就秒了??

  众人呆了许久,这才顺着那剑气来临的方向看去……只见在剑气的尽头,一个年轻人手中握着一柄细长的大葱,此刻脸上也满是茫然。

  啊?

  就这?

  周平很郁闷。

  自己大老远的跑过来,就是为了那这巨蟒试试剑,可自己刚想随手出一剑试探一下巨蟒大致实力,它就被剁了……这根本就没有参考价值啊!

  当然,他也注意到了远处那几个穿暗红斗篷的身影,王尚走之前说过,他们是同伴,可以用剑来保护他们。

  想到这,周平鼓起勇气,勉为其难的冲着远处挥了挥手……算是打了招呼。

  那些守夜人如梦初醒,其中一人立刻飞到周平身边,恭恭敬敬的开口:

  “我是驻西津市守夜人小队队长黎标,请问您是哪位人类天花板?”

  开玩笑,能这么随意秒杀“海”境“神秘”的,除了人类天花板级别,还能有谁??

  “人类天花板?”周平茫然摇头,“我不认识……”

  “您不是吗?”黎标惊讶开口。

  “不是……你认识王尚吗?我是他的学生。”

  “王尚?”听到这个名字,黎标一愣,仔细回忆片刻,才茫然开口,“是当年那位人类天花板王尚吗……他不是在四年前的神战中战死了吗?”

  周平的身体猛地一震,他扭头看着黎标,“你说什么?什么神战??”

  “就是东海的神战啊,那一战战死了好几位人类天花板,若不是上一任的王晴司令舍弃生命,强行封印盖亚,恐怕现在大夏都已经覆灭了……王尚前辈不是也在那场大战中牺牲了吗?”

  周平大脑瞬间一片空白,宛若雷击!

  ……

  【2012】

  柯洛诺斯缓缓放下手掌。

  他的眼眸中,两道头尾相衔的时间长河好似圆环,缓慢的旋转着,一股神秘而强大的气息逸散而出。

  【时序之眼】被他彻底吸纳入身体,与自身的神墟结合在一起,像是发生了某种极为微妙的反应,两者正在一点点融合……与此同时,一段段残破的未来画面,疯狂涌入他的脑海。

  此刻柯洛诺斯就像是一尊雕塑站在乌篷船上,不知看到了什么,脸色接连变化。

  许久之后,那双眼眸终于恢复平静……他长舒一口气,看向王尚的目光有些复杂。

  “柯洛诺斯!”王尚在黑暗中摸索着,抓住了克洛诺斯的衣领,怒吼道,“你做了什么?!”

  “是你先试图自杀,以此逼我出手……既然你不遵守交易,我自然也没必要等到战争结束。”柯洛诺斯淡淡开口。

  王尚一怔,双眸涣散的他沉默片刻,神情中满是苦涩与无奈。

  “不过,多亏了你的眼睛……我看到了一些东西。”柯洛诺斯停顿片刻,“从长远来看,大夏不该在此刻覆灭。”

  “你改变主意了?”听到后半句话,王尚再度恢复神采。

  “大夏不能覆灭,而我也要遵守当年的约定,不能对奥林匹斯出手。”柯洛诺斯转过头,看向被定格在海浪中的大地母神盖亚,双眸微微眯起。

  “但你不出手,谁来阻拦他们?”

  “人类。”

  王尚摇头,“人类所有顶级强者已经全体出动了,哪里还有人能出手。”

  “还有一个。”柯洛诺斯的双瞳肉眼可见的深邃起来,那对头尾相衔的时间长河,竟然开始倒流,“你的这双眼睛上,还有一位人类的气息……”

  听到这句话,王尚一愣。

  “……周平?”

  他立刻否决,“不可能,在这个时间,他只是个孩子,除非……”

  还有后半句话,王尚没有说出口:除非是我所见过的他。

  王尚的目光曾跨过四年的时间长河,与未来的周平有过一段紧密的联系,但那毕竟只是未来……他总不可能指望周平再反过来跨过四年,来到属于自己的时间拯救人类吧?周平又没法跨过时间长河!

  再说了,自己离开的时候,周平也只是半步人类天花板境界,就算来了也未必能挡住洛基。

  时间好似河流般在柯洛诺斯身后流淌,速度越来越快,他们在虚无中一点点的坍塌,引入虚无……好似一条幻光涌动的时光空洞。

  柯洛诺斯站在炫光闪烁的空洞之前,深邃双眸仿佛能吞噬一切。

  “对于暴徒而言,时间的秩序毫无意义。”

  话音落下的瞬间,被定格的时间再度流淌!

  ……

  【2016】

  “老师……”

  无人的街道上,周平失魂落魄的提着包,像是行尸走肉般挪动身躯。

  王尚离开的时候,周平并未觉得太失落……因为他知道,王尚的时间是在四年之前,而四年的时光并不长,对很多人而言,这也许只是一场大学,一次工作。

  也许他第二天走出门外,就能看到四年后的王尚微笑的站在他家门口,然后说出那句准备许久的“老师,好久不见”。

  但周平并没有等到。

  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再等一会……也许老师还在来找他的路上。所以他一丝不苟的完成王尚留下的任务,每天都在认真修行,等待再次遇到老师的那天,得到对方那句震惊无比的夸赞:

  “啊?你怎么已经到这个地步了??”

  周平确实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高,也不在乎,但是当老师用看妖孽的眼神看着他,脸上写满了震惊与感慨的时候,他的心底真的很高兴……就像是学校里表现最好的孩子,被老师再三表扬的那种感觉。

  但现在,他的幻想破灭了。

  “老师……”周平的手掌轻轻放在胸口,只觉得那里从未有过的痛。

  就在这时,他眼前的虚无中突然涌现出绚烂的光芒,在夜色下好似霓虹灯般刺目闪烁,一座时间的空洞被打开,宛若山岳般的神威混杂在古老时光法则中,压的周平快喘不过气来!

  他的瞳孔微微收缩,浑身的肌肉瞬间绷紧!

  他定睛看向空洞的深处,隐约间,能看到空洞的另一端是波涛汹涌的大海,恐怖的神光在海面上涌动,仿佛一场毁灭世界的天灾。

  这是什么?

  周平无法理解眼前的一切,但他的余光瞥到画面的一角,当他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时,眼眸中爆发出难以置信的光芒!

  “老师?!老师!!!”他站在流光涌动的通道之前,对着过去大喊。

  似乎听到了周平的声音,王尚的身体微微一颤,他猛地回头望向时光空洞,但失去焦点的瞳孔再也没法看到那站在未来的身影。

  “周平……?”王尚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,他对着柯洛诺斯说道,“你真的打通了时间长河??”

  克洛诺斯的发间染上一抹岁月的苍白,平静说道,“在时间长河上驾起一座桥梁,对我而言并非难事……但其后造成的因果,却尽加于我身。

  这座桥很窄,他的身躯无法过来……但他的剑可以。”

  柯洛诺斯是奥林匹斯的创世神,也是世间独一无二的时间至高神,对他而言,也许完全可以做到直接将周平拽入这片时空,但这同样会给他带来相应的反噬。

  他愿意出手帮助大夏已是难得,这座狭窄的时空桥梁,已经是他做出的最大让步。

  柯洛诺斯的声音回荡在过去与未来,也清楚的落入周平的耳中,周平不知道那个黑衣老人是谁,却能清晰的感知到对方的压迫力……那是也许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触及的高度。

  “你有三剑的机会。”柯洛诺斯看了眼周平,“结束这场神战的钥匙,已经在你手中。”

  周平怔了一下,他望着空洞另一端闪烁的神战画面,掌心都渗出汗水。

  周平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,但他大致能猜到,这个空洞是过去的老师在向自己求援……这就够了。

  老师在面对的敌人有多强?

  周平站在未来,感知的并不清楚……但这并不重要,无论敌人如何,他都必须全力以赴!

  “剑……我需要一把剑!”

  周平的脸上满是急切,他目光迅速扫过周围,锁定了街边一家早已关门熄灯的店面,不顾一切的冲上前,一拳将锁住的玻璃门户打碎!

  这是周平有生以来第一次干入室抢劫的勾当,在这之前,他甚至连同学桌上的餐巾纸都没抽过一张,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扑通狂跳,但现在已经不是愧疚自责的时候。

  他闪电般冲入这家茶叶店,一把抓住玄关上镇压风水的宝剑,用力将其抽出!

  这是一柄不曾开锋的剑,像是合金打造,是个纯粹的摆设品,但至少……这是一柄真正的剑!

  周平握剑踏过满地玻璃碎渣,目光决然的望着光华涌动的时间空洞,深吸一口气,锋锐至极的剑气从体内翻涌而出,将黑色衬衫衣角震的猎猎作响!

  “我来了……老师。”他喃喃自语。

  ……

  咆哮的海浪向四面八方奔涌,遮天蔽日的金色巨影第二拳挥出,与洛基的手掌重重砸在一起,炽热的光辉好似太阳熊熊燃烧!

  咚——!!

  只听一声巨响,蛛网般的裂纹在金色巨人的手臂上蔓延,这尊庞然大物被洛基硬生生的震退数步,佛光摇晃不定,已经有了碎裂的迹象。

  “力量不错,可惜身体强度太低。”洛基有些遗憾的耸了耸肩。

  他正欲再度出手,彻底砸碎这尊不自量力的巨人,就在这时,一道清脆的剑鸣响彻云霄!

  叮——!!

  一抹雪白的剑芒好似贯穿天空的月牙,刹那间划过云层,笔直掠向屹立在虚无中的洛基!

  洛基一怔,眼中刚浮现出一抹惊异,身形便被这缕剑芒吞没!

  无尽的剑气好似浪潮洗刷天空,化作金色巨人的叶梵勉强稳住身形,看到天空中这一幕也愣住了……刚才闪过的那一剑,绝对已经有了人类天花板级别的战力,可如今其他天花板应该去拦截其他主神与次神才对,哪里还有人能来支援?

  更何况,没听说哪位天花板是用剑啊?

  在这一瞬间,叶梵脑海中不自觉的闪过一个少年的身影……但很快便被他否决。那孩子根本没有这种级别的力量。

  恐怖的神力自海面暴起,将残余的剑气撕成碎片,身着黑衣的洛基缓缓从天边走来,衣角已经留下了几道缺口,他的脸色有些发青。

  他目光环绕四周,试图找到隐藏在战场之外的偷袭者……可惜他失败了。

  他根本找不到周平的位置。

  “呵呵……暗算我?”洛基脸上的淡然逐渐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阴冷,“我倒要看看,你能藏头露尾到什么时候?”

  此刻,时间空洞的另一头。

  满头大汗的周平手握长剑,脸色有些发白。m.gΟиЪ.ōΓG

  他手中的长剑已经布满裂纹,他的气息也有些紊乱……刚才那一剑,他早已全力以赴,但那黑衣身影竟然只是擦破了点衣角,就连轻伤都算不上。

  那究竟是什么怪物?

  即便如今的周平已经基本踏入人类天花板境界,但毕竟时日尚短,面对洛基这种主神中的顶级强者,实力还有些不够看。

  周平死死盯着那人,满是青筋的手掌再度抬起长剑,他的脸上满是执着。

  既然自己的极限一击无法对他造成伤害……那就突破极限!

  他深吸一口气,双眸缓缓闭起,脑海中自然的浮现出王尚在笔记中留下的内容。

  “你的强大并非来源于剑技或者剑气,而是来源于心……”

  “感受自己的心跳,感受自己的情绪,你的力量并非是从虚构的故事中来的,归根结底,它们都来自你的赤子之心……”

  “只要你想,你可以使用出超乎想象的力量,无论见过,或者不曾见过……”

  周平的胸膛微微起伏,呼吸也变得有节奏起来,剑气翻滚着涌入他手中的长剑,一股股无形气浪以他为中心荡开,无人街道的路灯骤然闪烁,随后同时陷入黑暗。

  黑暗中,周平璀璨的双眸再度睁开!

  叮——!!!

  第二道剑鸣响彻云霄!

  洛基的身体瞬间紧绷,下意识的开始寻找周平的位置,他抬头望向天空,却发现这次落下的并非是一道剑气……而是宛若破碎流星般,成千上万道滑落流光的剑气!

  长剑早已支撑不住周平的剑气,轰然爆碎,碎片卷携着森然的剑气划破天空,宛若一场针对洛基的剑气暴雨,将其淹没其中!

  轰——

  惊天动地的爆鸣在海面回响,洛基的身形再度被淹没。

  他又出手了!

  叶梵见此,短暂的犹豫之后,便径直调转方向冲向盖亚……他不知道出剑的人是谁,但他可以确定,对方有能力拖延住洛基,而他们必须抓住这宝贵的机会,封印盖亚!

  与此同时,再度张开【雷藏术】的王晴,已经与盖亚交手到白热化的阶段。

  就连叶梵都看不太清两人的动作,只听见一声声爆鸣从雷光之森的不同角落回响,缭绕着雷光的长鞭将盖亚逼退数百米,王晴握着宝杵的手臂几乎被彻底吸干,充斥天地的雷光再度加倍!

  “奶奶的,老娘就不信弄不过你!”王晴死死盯着被困在雷光中的盖亚,整个人憔悴无比。

  雷藏宝杵是一次性物品,而且使用时会大幅度抽取使用者的力量与生命,但到了这个地步,王晴早就没打算活下去,就算赌上一切,她也要将盖亚封印在这里。

  万千雷鸣充斥苍穹,盖亚似乎也感受到王晴的拼死决心,怒吼一声后体内爆出厚重的暗黄神光,宛若陨石般硬生生撞开几道雷光,冲向王晴!

  在盖亚的拼死反扑下,雷光之森竟然被强行撞开一道缺口,眼看那只撕破虚无的拳头即将砸落王晴身上,一尊浑身裂纹的金色巨人从天而降!

  咚——!!

  神光震荡,金色佛光刹那破碎!

  在王晴错愕的目光中,顶天立地的金色巨人瞬间崩碎,其中叶梵的肉身也被打碎成大片血雾,像是烂泥般坠入大海!

  “叶梵!!”王晴瞳孔骤缩,猛地喷出一口鲜血,脸色苍白如纸。

  她的双眸愤怒的宛若即将喷涌的火山,她死死盯着被拦截在雷藏术范围内的盖亚身影,毫不犹豫的将宝杵抬起,用力刺入胸膛!

  猩红的血液浸染斗篷,宝杵疯狂的吞噬着王晴的生机,刹那间,雷霆之森的数量再度翻倍,几乎汇聚成液体的雷霆好似从天空倾倒而下的水柱,将盖亚的身形淹没其中!

  “糟了……”漫天的剑气余波中,一道黑影狼狈冲出,洛基看到这一幕,脸色难看无比。

  他当即抬起手掌,一道道神秘的黑色纹路在虚无中交织,就在即将成型的瞬间,又是一道剑鸣响彻天地!

  叮——!!!

  “有完没完??!”

  在洛基的咒骂声中,一道比前两次更加庞大的剑气瞬闪至他的身前!

  此刻若是洛基能望穿时空,便能看到在时间空洞之后的周平,正单手捏着剑指,平静的站在漆黑夜空之下,双眸闭起,像是老僧入定。

  他的剑早在出第二剑的时候就碎了,所以这第三剑,他是徒手出的……

  但即便如此,这一剑甚至比前两剑加起来更强!

  他似乎已经彻底掌控自己的力量了。

  出完这一剑之后,足足过了数秒,周平才如梦初醒的睁开眼眸。

  通过时间空洞,他看到洛基被他的第三剑击落海面,看到万千雷霆交织成符,彻底包裹盖亚的身躯,但是在那之前,盖亚似乎知道自己在劫难逃,从怀中拿出了什么,飞速的在上面写下了一个名字……

  再然后,光华璀璨的时间空洞便剧烈摇晃起来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坍塌崩坏,片刻便消弭在虚无之中。

  夜空之下,万籁俱寂。

  满头大汗的周平站在原地,整个人前所未有的虚弱,但此刻他却来不及休息,掉头就往某个方向跑去!

  几分钟后,已经走远的西津市守夜人小队听到后方传来的呼唤,同时停下脚步。

  “等等!”周平气喘吁吁的跑来,一把抓住队长的肩膀,将众人都吓了一跳。

  “怎么了?”队长疑惑的开口,“今晚的事情我已经跟上级汇报了……就这两天,高层就会来人找你,你的住址也登记过了,可以回去休息了。”

  “再跟我说说四年前的事情!”周平抬起头,眼眸中满是认真。

  “我不是才跟你说过一遍吗……”

  “再说一遍!”周平停顿片刻,“谢谢!”

  “……”西津市小队的队员对视一眼,队长无奈的开口,“四年前的那场神战中,王司令拼死封印了大地母神盖亚,洛基失踪,其余奥林匹斯神明在这之后陆续撤退,还有叶司令遭受重创,足足休养了两年才缓过来……”

  “王尚呢!?”

  “战死了啊。”队长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  周平身体微微一震,沉默许久之后,眼眸中还是浮现出苦涩……

  “不对吧队长。”就在这时,另一位西津市小队队员开口,“王尚不是去年才病逝的吗?我记得当时叶司令还专门给他办了个葬礼,纪念他呢……”

  “啊?”

  “我也想起来了,当年神战的遇难者名单里好像没有他……他活下来了。”

  “他当时得的是什么病来着?”

  “具体的没听说啊,不过好像跟寿命折损有关……总之好像是在家里养老的时候病逝的,没啥痛苦,也算是善终吧。”

  周平愣在原地。

  ……

  “哪位是王免同学?”

  朗朗读书声中,一位老师急匆匆的走到教室门口,大声问道。

  话音落下,所有学生都转头看向教室的后方,一个样貌清秀的少年站起身,疑惑的往走廊走去。

  老师将他拉到一边,犹豫片刻后,还是开口道:

  “你家里来了电话,说你爸重伤住院了,情况……情况不容乐观,让你现在过去一趟。”

  听到这,少年的身体猛地一震,在原地呆了一会后,拔腿就往校园外狂奔!

  雨水打在少年的身上,浸湿衣衫,也湿润了少年的双眸。

  他一路冲到校门口,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,双唇轻颤的跟司机说了什么,后者目光一凝,随后汽车便在一阵轰鸣声中,急速向大雨中冲去。

  大地震鸣,尖锐的刹车声在十字路口响起。

  钢铁的车身在湿润地面接连翻滚,构架彻底变形,猩红的鲜血自车底流淌而出,逐渐晕染大地……

  被挤压的车身内,王免已然血肉模糊,他迷离的意识透过破碎玻璃,望向那灰蒙蒙的天地,眼前的画面随着逐渐流逝的生机,一点点遁入黑暗。

  两处要害被钢架贯穿,他必死无疑。

  漫天的大雨突然悬停空中。

  下一刻,

  王免模糊的视野中,一个黑衣身影撑着伞,平静的走过卡车的残骸与跳动的火焰,在他的身前停下脚步。

  那是个老人,他的双眸中有一对头尾相衔的圆环,缓缓流淌,古老而神秘。

  “一命,换一命。”

  呢喃声被雨水撞碎在虚无,那老人抬起手掌,轻轻握住王免扭曲变形的手掌,

  “从今往后,你便是我在世间唯一的代理人。”

  “你好……王免。”

  ……

  “三件神器都已经到位,那小子应该活下来了吧?”

  一辆像素风格的越野车轰鸣着翻过沙丘,在漫天尘沙间疾驰。

  银发的少女披着一件不知从哪捡来的风衣,单手搭着方向盘,目光悠悠望向某个方向的天空。

  “对了,他叫什么来着……”

  “林……林……林七夜?好像是叫这个名字。”

  “名字取的不咋样,长的还算清秀,长大后估计也是个帅哥吧?”

  “病院我交给你了,记得发育的猥琐一点,别死了……我还指望着你送我回家呢。”

  银发少女耸了耸肩,将褴褛风衣的兜帽盖住脑袋,一脚油门踩到最底端,越野车再度提速,宛若咆哮的雄狮驶向天边……

  ……

  三舅土菜馆。

  楼梯的吱嘎声响起,三舅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懒洋洋的走下楼梯,准备开始今日份的营业。

  他刚走到一楼,便微微一愣,只见店门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,一个围着围裙的身影正坐在门前台阶上,认真的洗菜,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,明媚而干净。

  “早,三舅。”

  “你小子……今天怎么起这么早?”三舅揉了揉眼睛,“你平时不都赖床到下午的吗?”

  “从今天起,我不用赖床了。”周平回过头,有些腼腆的笑了笑。

  三舅眉头一挑,正准备再问些什么,余光落到了一旁的桌上……

  一份包装精致的礼盒,正安静的躺在那里。

  “还有……”

  正在摘菜的周平,微微低下头,许久之后才鼓足勇气,小声的说了一句,

  “三舅……生日快乐。”

  三舅愣住了。

  半晌之后,他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,咧嘴轻笑一声,“你小子,我自己都忘了,你倒还记得。”

  他拆开桌上的礼盒,里面是一双崭新的皮鞋,做工精美,像是个牌子货。

  三舅眉头微皱,他在盒子里翻了一会,并没有找到价格标签,似乎是被人提前剪掉了。

  “这东西老贵吧?快去退了,三舅我穿不上这么好的鞋……”

  “不贵,就一百多块钱。”周平避开三舅的目光,低头说道,“而且我已经把标签减了,想退也退不了。”

  自从昨晚入室抢劫之后,似乎连撒谎都顺畅了许多……至少不会脸红了。

  “你……唉……”

  三舅想说他几句,但纠结了半天,又说不出来,只能一边宝贝般的把鞋子装起来收好,一边念叨,“还想骗三舅,这鞋能只要一百多块钱?怎么的也得三百块吧!以后不许买这么贵的礼物……听到没有!”

  “嗯。”周平脸颊有些发红。

  三舅带着鞋子上楼,一楼又只剩下周平独自一人,他有些心虚的看了眼楼梯,确认三舅已经离开后,长长的舒了口气……

  要是三舅知道这鞋的真实价格,估计免不了一顿狠揍。他心想。

  不过,现在自己已经很厉害了,以后应该不会缺钱……给三舅买个好点的礼物也是应该的,他可是世界上唯一……不对,唯二……唯三对自己最好的人之一。

  一个三舅,一个老师……这么算的话,那家伙应该也有一席之地。

  周平的脑海中,不自觉的浮现出当年在郊区野山上,那个把他从炼狱中拯救出来的年轻身影……他也穿着暗红色的斗篷,拿着一柄直刀,可惜当时自己的眼睛被伤了,没能看清他的容貌。

  那是周平第一次见到大侠,也正是因为那一次的相遇,他的人生随之改变。

  就在周平胡思乱想之际,一个身影走上阶梯,坐在了他的身边。

  那人的脚步很轻,再加上周平始终沉浸在思绪之中,以至于根本没察觉到他的来临。

  “你叫周平?”

  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,吓了周平一跳。

  他猛地抬起头,只见一个披着暗红斗篷的年轻男人,正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,男人仔细打量着他,眼眸中似乎有着一丝笑意。

  “嗯。”周平点点头。

  “我叫叶梵。”

  “……哦。”

  周平没听过这个名字,不过他也穿着斗篷……昨晚那个守夜人说过,今天会有高层来找他,应该就是这个男人?

  “你想不想当人类天花板?”男人缓缓开口。

  “什么是人类天花板?”

  “就是,当天塌的时候,能够背着这片天空的人。”

  “我听不懂。”

  “就是守护这个国家,保护这些百姓的……人类最强者。”男人换了种通俗易懂的解释。

  周平想了想,“类似于大侠?”

  男人一愣,像是回忆起了什么,神情有些复杂,“对,类似于大侠。”

  “当大侠,听起来不错……但我不喜欢‘人类天花板’这个名字,不够霸气。”

  “那你想叫什么?”

  周平低着头,甩了甩手上的水,目光看向台阶上那柄平日里自己用来训练的木剑。

  “剑圣。”他停顿片刻,“你让我当大夏的剑圣,我就答应你。”

  男人注视着他的眼睛,许久之后,他的嘴角微微上扬。

  “……好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番外《周平篇》完结。

  就剩一章后传啦!期待新书!!

(https://www.tbxsww.com/html/123/123685/36025953.html)


1秒记住官术网网:www.tbxsw.com.tbxsww.com.tbxsw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