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术网 > 武侠仙侠 >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 > 第六百二十四章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

  “让开,让开,全都让开!”鏒

  郑芝龙来了,顿时冲出来一队护卫把周围的渔民全都赶到一旁,留出一条宽大的通道给郑芝龙前往祠堂。

  郑芝龙的旗舰很大,但是今天这一艘并不是最大的,最大的海船由于过于巨大,近海开动起来太麻烦,所以就直接换成了现在这种中型战舰。

  可就算是中型战舰在渔民眼里,这也是庞然大物了。

  这时在战舰船头站着三个人,最中间的就是八闽之地的王,郑芝龙,左手边站着的是他的弟弟,郑芝豹,右手边是他的儿子郑森。

  身后站着的是一群郑家的老海盗们,这时候全都站的整整齐齐,看着虎门岛。

  郑芝龙这时背负双手,看着眼前的一切对身旁的郑芝豹感慨道:“阿豹啊,想当年咱们三个真是不容易啊,那时候你还小,家里饭菜不够吃,咱们就只能沿街乞讨,要不是阿昌叔这些老邻居给咱们一口吃的,咱们说不定就要露宿街头,活活冻饿而死啊。”

  “那段日子是真的苦啊,你二哥曾经为了给你搞到一只鸡腿,跟七八个人打架,差点没让人打死,现在想想,恍如昨日。”鏒

  郑芝龙感慨道,一旁的郑芝豹听了这话道:“是啊,若无兄长与二哥,我岂能有今日之风光。”

  郑芝龙叹息:“唉~可惜老二命不好,不然今日风光当有他一份,福松啊,一会儿进了祠堂,你替我向你二叔磕几个头,跟他好好念叨念叨咱们郑家这些年的改变,让他知道知道,他当年的付出没有白费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郑森听了这话在一旁说道,郑芝龙闻言点点头,情绪有些低落,郑家兄弟几个,他跟二弟郑芝虎的关系最是亲厚,郑芝龙无数次在想,当年若是二弟没死,现在的自己该是多开心啊。

  郑芝龙想着已经到了岸边,这时大船停靠,众人就准备下船,郑芝豹看着准备动身下船的郑芝龙下意识的喊了一句:“大哥!”

  郑芝龙闻声转头看向郑芝豹:“什么事,阿豹?”

  郑芝豹略微沉吟道:“今日人多,要不就让我跟福松下去祭拜一下二哥吧,您就别下去了。”鏒

  郑芝龙听了这话笑道:“说的什么胡话,都来到这里了,岂能不去看看二弟。”

  郑芝豹听了郑芝龙这话便闭嘴了,不再多言,郑森却怪异的看了郑芝豹一眼,不知道为何他总感觉郑芝豹今日与往日不同。

  郑芝龙从大船上走了下来,施琅带着一众护卫迎了上来:“末将施琅,见过一官大人。”

  郑芝龙见状看了施琅一眼笑道:“我知道你,是个有本事。”

  施琅听了这话连忙道:“多谢一官夸奖。”

  郑芝龙微笑颔首,这时郑森看着不远处树上吊着的七个刺客的尸体道:“他们是?”

  “哦,他们都是刘香老的余孽,想要趁今日一官大人祭拜祠堂的机会进行刺杀,不过现在都已经被我们抓捕并且处死了。”鏒

  施琅抱拳回答道,郑森闻言道:“都抓干净了吗?”

  施琅顿住了,这个咋回答,不过还是抱拳道:“应该抓干净了。”

  郑森这时冷声道:“抓干净就是抓干净,没抓干净就是没抓干净,何为应该抓干净了。”

  “是,守备大人责备的是,是属下失职!”

  施琅听了这话低头认错,郑芝龙却一摆手很大方的说道:“好了,今天是我二弟祭日,不是追究谁责任的时候,不过是几个刘香老留下来的毒瘤而已,等我祭拜结束,丢掉海里喂鱼即可。”

  “是,卑职明白。”

  施琅大声说道,听了这话郑芝龙道:“走,进祠堂。”鏒

  说完便一马当先的往前走去,施琅闻言立刻在前面带路,而郑森这时却看向了自己的三叔郑芝豹,一项喜欢阿谀奉承,喜欢跟在父亲后屁股后面的郑芝豹,这时竟然故意的跟郑芝龙拉开距离,好像在躲避着什么,郑森皱眉,于是故意落后一步,来到郑芝豹身前道:“三叔,你今日很反常啊。”

  郑芝豹闻言很不自然的看了郑森一眼道:“反常,呵呵,我有什么反常的,福松啊,你能不能不每天都感觉你三叔我是个坏人啊?”

  郑森闻言道:“三叔若是行得正,坐得直,自然不怕小侄误会你。”

  郑芝豹闻言不说话了,只是指了指走出好远的郑芝龙道:“大哥走远了,咱们跟上吧。”

  听了这话郑森再次看了郑芝豹一眼,跟着郑芝豹向郑芝龙的方向过去。

  而这时郑芝龙向前走着,路上两旁被护卫们拦着渔民正在跟郑芝龙打招呼:“一官,一官,是一官大人啊!”

  渔民们的欢呼声郑芝龙都听见了,这时郑芝龙一脸笑容的跟渔民们打招呼,就好像高傲的皇帝正在接见他的子民,这时郑芝龙满脸笑容的跟众人挥手致意。鏒

  他很喜欢这种万民爱戴的感觉,这种感觉让他赶到了迷失。

  郑芝龙正迷失在渔民的欢呼声中,突然就在不远处有人大喊一声:“郑芝龙,你还认识我吗?”

  这一声吼顿时惹得所有人侧目,纷纷转头看过来,想看看到底是那个疯子不知天高地厚的,竟然敢直呼郑芝龙的大名,要知道在八闽,叫郑芝龙一官大人是敬称加爱称,可是你直呼郑芝龙大名是什么操作?

  这一下子就让所有人迷茫了,到底谁这么大胆子,敢直呼郑芝龙大名,而且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基本就等于骂郑芝龙一般。

  这若是换做一般人早就暴跳如雷了,可是郑芝龙却没有立刻生气,而是看着出声的方向道:“哦,是哪位朋友想要让我认识认识啊?”

  听了这话,这时就见人群中走出一个身材瘦弱的男人,男人走了出来看着郑芝龙一脸的桀骜不驯,郑芝龙看到这个男人微微皱眉,他是真的不认识这个男人,周围的护卫也都皱眉看向这个人,这个人看着郑芝龙道:“郑芝龙,你认识我吗?”

  郑芝龙摇头道:“恕我眼拙,你是?”鏒

  男人道:“谅你也不认识你家爷爷。”

  “大胆!给我拿下!”

  施琅一听这个男人如此口无遮拦,大惊,怒喝一声,不过男人却丝毫不惧,连正眼都不看施琅,郑芝龙这时却拦住了施琅立刻抓捕的行为,事出反常必有妖,这人出现的蹊跷,说不定这背后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隐秘,还是搞清楚再说吧。

  男人见施琅被郑芝龙拉住,冷笑道:“施琅,别看你今日威风,其实你不过就是卖主求荣的狗而已,等到你的价值被利用完了,他们会毫不留情的把你卖掉,行了,今天不跟你废话,我也不是找你的,郑芝龙,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?我告诉你,老子姓陈,我父亲是刘香老大人麾下百夫长,陈老八。”

  “陈老八?”

  郑芝龙一脸懵逼,这是谁啊,完全不认识,可是男人却不等郑芝龙开口,怒喝一声:“郑芝龙,今日我就要你的命!”

  说完男人怒吼一声冲向郑芝龙,施琅见状立刻怒吼道:“快,快拦住他!”鏒

  男人这时却状若疯魔:“哈哈哈,郑芝龙,你不得好死,我今日就要你的命,啊……”

  男人怒吼着扯开了自己的衣衫,下一刻露出了浑身炸药包,看到这一幕施琅目眦尽裂,怒喝道:“拦住他,拦住他!”

  嗤嗤嗤……

  男人可不管这么多,哈哈哈大笑,直接点燃了引线,放声大笑:“哈哈哈,谁敢拦我!啊……”

  说着就向郑芝龙冲来,这是自杀式袭击,看的周围人血都凉了,这时候谁敢拦,谁就是不想活了,炸弹可是随时都会爆炸啊!

  就这一瞬间,郑芝龙的血都凉了,大风大浪他也不是没见过,可是如此丧心病狂的还是第一次见,这上来就直接跟你玩命的架势,让郑芝龙都感觉不寒而栗。

  “拦,快拦住他!”鏒

  终于这时连郑芝龙忍不住了,大吼着,指着冲过来的男人,眼神中满是恐惧,幸好郑芝龙手下还是有死士存在的,这时候看到一群护卫无人敢上前,郑芝龙手下的两个死士冲了上去,保护大人!

  一声吼出,紧跟着两个死士冲过去拿着刀子对着男人就是两刀,男人被捅,可是脸上却是狰狞的笑容,没错他笑了,他看到了郑芝龙恐惧的表情,郑芝龙害怕自己了,哈哈哈,郑芝龙这个闽南王害怕自己了,哈哈……

  嘭!

  一声巨响,缠在男人身上的炸弹嘭的一声爆炸了,下一刻周围一圈护卫全被爆炸的巨大冲击波冲飞出去,而那两个拦住男人的死士跟男人一起炸成了一堆烂肉。

  嘭……

  鲜血喷了郑芝龙一脸,看到这一幕,所有人都惊了,施琅更是怒吼道:“保护大人,保护大人……”

  “父亲!”鏒

  郑森闻言也快步跑了过去,郑芝豹则是一声不发,一群人跑向了郑芝龙,想要保护郑芝龙,而郑芝龙摸了摸脸上肉碎与鲜血有些发懵,他不是没经历过刺杀,可是他经历的刺杀,基本都是拿着刀枪,稍微好点也不过是弩箭,他身上外衣下面穿着防弓箭的甲胄,若是弓弩刺杀,他还真的不放在眼里。

  可是这种绑着炸弹刺杀他可是第一次经历,太她妈吓人了,这种刺杀自己可防不住啊,要知道是这个级别的刺杀,自己打死都不能冒这个险登岛,太吓人了。

  郑芝龙被吓得还没回过神,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了一声:“郑芝龙,接着!”

  郑芝龙下意识的回头,条件反射般一伸手,啪的一声接住了一个木头嘎达!

  “这是什么啊?”

  郑芝龙低头看,可是还没等他看清到底是什么呢,就听轰的一声巨响,紧跟着郑芝龙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  “大人!”鏒

  “父亲!”

 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人都傻眼了,纷纷急呼出声,而就在这时突然又是一枚手榴弹从人群里飞了过来,紧跟着无比精准的落在了郑芝龙的脑袋旁边。

  轰,又是一声巨响,紧跟着郑芝龙的脑袋都快没了,这次是真的死透了,看到这一幕,魏饱转身就走,丝毫不拖泥带水,一套下来行云流水,颇有古代侠客的,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的架势。

  这次刺杀计划很简单,首先是死士老陈吸引注意力,然后魏饱背后下刀子,打的就是时间差,玩的就是郑芝龙始料未及,结果效果出其意料的好。

  魏饱这时转身,抱着自己的鱼篓就准备混出人群,可就在这时就听身后一声怒吼:“站住!”

  魏饱都没回头,顺手就把一枚手榴弹扔了出去。

  施琅本来都被这一连串的刺杀搞懵了,可是再第二枚手榴弹爆炸的时候,施琅清醒过来了,立刻锁定了魏饱的位置,紧跟着追了出去。鏒

  魏饱这时根本不回头,一枚手榴弹扔到了施琅的身边,施琅大惊失色,立刻就地一滚躲开这一手榴弹,可是施琅身后的护卫就没有这么幸运了,直接被手榴弹炸了个人仰马翻。

  施琅就地一滚紧跟着腰刀拔了出来,对着魏饱继续追了过去,而经过刚才一番变故,整个人群都乱成一锅粥了,魏饱这时把鱼篓往后一扔,那价值二三十两银子的大黄唇鱼也不要了,只留下两枚手榴弹拿在手里。

  看到这边的变故,海边的护卫也向这边围拢过来,一个护卫看到了逆流而逃的魏饱,拿着腰刀就砍了过来,魏饱一躲躲过这一刀,紧跟着用手榴弹当武器,用手榴弹头狠狠的砸在这个护卫的后脑勺,护卫直接翻了白眼。

  魏饱抢过护卫的腰刀,紧跟着看到一旁护卫越聚越多,直接对着人多的地方丢出两枚手榴弹,护卫们顿时被炸的人仰马翻,这时魏饱抢先一步,跑到了海边,紧跟着一猛子扎进了海水之中,不见了踪影。

  后面的施琅看到这一幕顿时急眼了,也不顾其他,也跟着跳进了水里,紧跟着也没了踪影!

(https://www.tbxsww.com/html/122/122425/761163408.html)


1秒记住官术网网:www.tbxsw.com.tbxsww.com.tbxsww.com